网罗世界各地奇闻怪谈,带你领略发生各地的奇闻趣事,探究各种未解之谜

当前位置   奇闻怪谈 > 探索发现 >

解密日本以商养谍的幕后黑手是谁
发表于:2016-05-24 12:03 作者:奇闻怪谈网 来源:奇闻怪谈
午战争时期大多数日本间谍只是在战争爆发后才被纳入军队系统,而此前,都不属于国家“公派”,而只是“间谍志愿者”而已。

 
岸田吟香办起乐善堂
 
在背后支撑日本这个庞大的间谍网的,是一家日本的民营企业,它通过在华商业经营以商养谍,商谍结合,降低了日本的军费开支。
 
这家企业名唤“乐善堂”,其堂主名唤岸田吟香。
 
 
岸田吟香
 
岸田是一位军方红人,年轻时曾因写文而惹恼了军方,不得不躲到江户的妓院做龟奴(在妓院做杂务的男子)维生。后得到美国长老会传教士、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博士赫本(James Curtis Hepburn,1851-1911)的收留,协助编撰日本第一本英文词典《和英辞林集成》。
 
赫本博士在日本先后生活了33年,培养了不少一流人才,他的孙女凯瑟琳?赫本是著名的美国影星,曾四度荣获奥斯卡金像奖。
 
岸田在协助编撰词典的过程中,精通了英文。1866年9月,赫本博士偕岸田同来上海,着手词典的印刷事务,直到次年5月印刷完毕。岸田在繁华的东方第一都市上海生活了9个月。
 
回到日本后,岸田重操笔耕旧业,办起自己的报纸,随后还担任了《东京日日新闻》(Tokyo Nichinichi Shinbun)的主笔。岸田笔力雄厚,纵谈时事,一时声誉雀起,被称为四大“名记”之一。
 
1874年,西乡从道率军侵略台湾,岸田获得了军方的谅解,得以成为日本第一位随军记者。他的战地报道令《东京日日新闻》发行量大增。
 
就在岸田新闻事业快速发展时,他却突然弃笔下海,开始经商。原来,为酬谢他在词典编撰中的努力,赫本博士将其研制的一种水溶性眼药配方送给了岸田,岸田将其命名为“精錡水”(Seikisui),大为畅销。
 
1877年,“名记”岸田正式办起了公司,名唤乐善堂,地点就在东京的银座。岸田便将生意拓展到了上海,在英租界河南路开设了乐善堂上海分堂。乐善堂也在中国牢牢扎根。
 
此时,岸田便不再满足于只做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和上海滩闻人,他的政治野心开始膨胀。
 
一方面,他为日本国内撰写大量文章,介绍中国市场,鼓动日本政府和企业到中国与列强进行“商战”、厚植国力;另一方面,他游历中国各地,进行调查研究,撰写了大量报告,成为日本政界和军方的重要情报来源。
 
更为重要的是,他还收留了大量到中国寻找机会的日本浪人和学生,管吃管住还管出路。
 

汉口乐善堂成员合影,中为荒尾精
 
 
当日本间谍荒尾精奉命到中国建立谍报网时,首先拜见了岸田,并得到了他的全力支持。岸田建议荒尾精以商人身份为掩护,到交通最为便利的汉口设立乐善堂分堂,所得货款可以全部用于谍报工作。汉口乐善堂随即成为日本在华的间谍大本营。
 
乐善堂建立了严密的机构,所有人员分成了“内员”与“外员”两种。内员设立了三个部门:“理事股”负责商业经营和会计等;“外员股”执掌整理调查报告、审查在外干部情况,摘录国内外大势消息等;“编纂股”则负责汇集各地的调查报告以及东西洋的新闻,择要编撰成册作为日后的参考资料。
 
一线的间谍们都安排在了“外员”部门,调查项目被细分为土地、被服、阵营、运输、粮食薪炭、兵制、兵工厂等。此外对于山川土地的形状,人口的疏密,风俗的善恶贫富,都要求从军事和经济的角度进行实地调查。
 
广撒间谍网
 
“君子”一项中,分为六种:有志于救全地球者;有志于振兴东亚者;有志于改良国政以救本国(指中国)者;有志于鼓励子弟而欲明道与后世者;有志于亲力朝端治国者;洁身以待时机者。
“豪杰”分为八种:企图颠覆政府者;企图起兵割据一方者;对于欧美在国内的跋扈,深抱不满,而欲逐之国外者;企图仿效西洋利器者;有志于振兴工业者;有志于振兴军备者;商业巨子;提倡振兴农业者。
 
“豪族”则指名家或富室之后,日本人认为他们在一乡一镇之间,都有相当名望,如得一人,犹如获得一乡一镇之人。
 
“长者”则指家富而好济贫,在乡间排解纷争的人物。此类人,乡望素孚,如得一人,犹如获得一乡一镇之人。
 
“侠客”是那般奋不顾身、喜打不平,救人于危者,此类人平日颇得血气方刚的青年子弟崇拜,“有事之际,如得其振臂一呼,得益不少”。
 
乐善堂的日本间谍们,就根据上述标准,发现目标后一面详细打探,制作档案;另一方面设法与其接近结交。
 
乐善堂将外员们分立为不同的“支部”,先后建立了湖南、四川、北京、天津和上海支部。除上海外,各地支部大体上是一个杂货铺子,为谍报工作做掩护,间谍们就以送货为名,可以堂而皇之地行走各地。
 
北京支部被荒尾精称为“演戏之首要地方”,派了间谍头子宗方小太郎坐镇,重点是清廷的政治动向,同时负责天津支部,开展针对李鸿章的谍报工作。京、津两支部还负责山东、山西、东北各省及蒙古的情报收集。
 
湖南支部的设立,本是考虑到湘军集团在“同治中兴”中的巨大作用。日本人一直对湖南怀有浓厚的兴趣,宗方小太郎在1895年曾写了一篇《经略长江水域要旨》,认为“中国十八行省中,富于战斗力、挈实勇敢,真可用者,以湖南为第一”。
 
他提醒日本当局,要“及时经营湖南,收揽其豪杰,怀柔其民心”。他认为今后主宰满清的命运的,必为湖南人。但因湖南排外势力强大,乐善堂后来不得不把重庆作为西南谍报的中心。
 
四川支部是由湖南支部的原负责人前往重庆设立的。之所以选中重庆,完全在于其在长江流域的重要枢纽地位,以及彪悍的民风。
 
乐善堂对支部工作给予了高度的重视。荒尾精为此提出了很多细节要求,随后各支部进行了名为“四百余州探险”的广泛的调查研究,其谍报人员由此成为深知中国国情的专家,并在险象环生的调查过程中经历了“实兵演练”。
 
以商养谍的思路后来进一步被沿用,乐善堂在甲午战争前干脆在上海成立了间谍学校,命名为日清贸易研究所,全力培养“商战”和“兵战”的两栖谍报人员,为日本日后发动侵华战争储备了人员。
栏目:探索发现      围观:
相关阅读

探索发现推荐榜

最新探索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