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罗世界各地奇闻怪谈,带你领略发生各地的奇闻趣事,探究各种未解之谜

当前位置   奇闻怪谈 > 谜案追踪 >

1996年贵州女野人将老汉强暴致死事件详解
发表于:2015-12-03 10:33 作者:奇闻怪谈网 来源:奇闻怪谈
不久前,在贵州商报上报道了这一篇文章,在贵州省黔东南地区的月亮山一带发生了一起女野人强暴老汉致死事件,据说当时还有不少目击者,说的是神乎其神。为了弄清事实,我特地前往原始的月亮山地区探访。今天,我包了一辆面包车去往月亮山脚下的水尾乡(榕江县文管所的人提供)。贵州地区这几天降温,这的气温和北方不一样,北方是室外冷、室内热,但这里是里外一样冷,真让人受不了。冻得我不得不拿出了公司配给我的冲锋衣,这回冲锋衣可起了大作用,在外面的那层防潮、排汗,里面的抓绒保暖,我没有遭到一点的罪。只是道路的颠簸挺让人难受,车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爬行了近3个小时才到达。
 
水尾乡政府到达水尾乡后,我首先采访了乡委副书记姚昌杰(水族、40岁),一见面我就开门见山的问他关于野人的事件,他点头说:事情是有的,你稍等,我给你叫一位目击者来,他看到了当时老人的尸体,他能说的更详细些。
 
10分钟后,来了一个人,他叫蒙玉光(苗族、50岁、原任水尾乡人大副主席),进屋给我们把事情的经过详细的道来:目击者蒙玉光这是10多年前的事了(1996年1月18日),那是在摆拉村的一位老汉(朱老丢、男、苗族、60岁左右),他购年货回家,自己挑了两个坛子,沿山路回家。途经一山中牛圈时(民族的习惯,他们经常把牛圈设在远离山村的路边),遇到了女野人,当时的山路在河边,路边是陡坡,坡下是河,他就躲到了沟那里。
 
女野人当然不会放过他,就追下坡去把老汉抓住,强行与老汉发生关系。老汉拼死的抵抗,可最后还是搭上了性命。
 
朱老丢被女野人强暴致死的地方这一过程被远处的放牛村民全程目睹,由于害怕,放牛人躲在一边没敢露头。待女野人走后,放牛的村民才敢回家,到村子后将此事告诉大家,大家便集体前往出事地点。民们看见老汉的衣服被扒光(撕光),附近的草地一片狼籍,老汉的尸体惨不忍睹。因报案要到40-50里的派出所,所以,当时谁也没有报案,只是按当地的民俗将老汉埋葬。
 
(这是我调查此事时唯一与报刊上的不同,报刊上说是报案了,大家可在百度中搜索女野人强暴老汉致死对证)讲述的过程令我不寒而栗,为了弄个彻底,蒙玉光还特意带我到了出事的现场。在现场,我看到了一条山路伴河而行,路的下边是小河,老汉的死亡地点就在河滩边,这次,我有些相信女野人的事情了(开始我很不信,但通过亲自的调查感觉事情确实存在)。关于事情是真是假,大家亲自考察吧!(地点:贵州省榕江县水尾水族乡摆拉村)
 
女野人强暴老汉致死
 
贵州商报讯(袁晟记者扬子姜南)昨日中午12时21分,本报记者扬子、姜南告别大本营,从榕江县水尾乡出发,率探险小分队进入茫茫月亮山,开始了艰辛的探秘之旅。
 
昨日上午,车队刚一进入水尾乡乡政府所在地,闻讯赶来的村民们就热情地将大家们围了起来,嘘寒问暖,浓浓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按照预先设计的穿越线路,穿越小分队将从水尾乡地段穿越到加两,在15天的时间里,徒步500公里,越过8条河流。他们将在人迹罕至的森林里经独木桥、穿无人区、过断崖、瀑布,住岩洞……据当地村民介绍,这是一条危险的线路,其中不时有虫蛇出没,兽迹遍足,急瀑险岩,让人心惊肉跳。
 
 榕江县及水尾乡组织了简单的出发仪式。中午12时21分15秒,这支由记者、县文联、县委宣传部干部等一行10人组成的探险队伍浩浩荡荡地进入月亮山茫茫的丛林中。
 
与探险小分队同行的还有本报与贵州联通公司给水尾乡的村民们带去的数百件过冬衣物,它们将随小分队的行程,沿途分发到当地村民们的手中。出发仪式上,部分困难村民也分到一些衣物。
 
1930年就发现野人踪迹,1996年更发生女野人强暴一村民致死的命案
 
月亮山野人传说 一传传了70年
 
商报月亮山专电(袁晟记者扬子姜南)提起野人,也许你立刻就会想到神农架,其实,在横亘黔桂两省区的茫茫月亮山中,野人的传说流传了70年。
 
“徒步穿越月亮山”的穿越队伍到达榕江后,连续3天与曾在月亮山区工作的干部及对野人行踪进行多年研究的人士接触,他们对月亮山区野人的存在深信不疑,还向记者讲述了几个或亲身经历或当地群众传得沸沸扬扬的野人的故事。在月亮山腹地水尾乡和计划乡工作长达6年之久、现为榕江县政府副县长的龙安跃讲起野人传说,一脸的兴奋。
 
计划乡计划村是月亮山腹地的一个古老的苗族村寨,这里的人们世代靠狩猎为生。1930年6月份的一天,12位男子领着他们的猎狗一起到上山打猎。突然,犬吠大作,猎人们立即举枪瞄准,但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个奇怪的动物:一个人形的企立式动物站在两颗大树之间,一双惊恐的眼睛充满敌意地盯向猎人和猎狗,长长的头发披于腰际,浑身上下长满黑中透黄的毛发,而在脸颊处却没有毛发,直接可以看到黄色的皮肤,胸部两只硕大的乳房还在流着乳汁,依然是没有一点儿毛发,整个形状与女性人体毫无二致,身高长约6英尺。
 
“母性野人!”狩猎头人被眼前的动物惊呆了,而与此同时,狂吠不止的猎狗一个个鱼贯地冲了上去。哪曾想,力大无比的野人抓起一只猎狗劈腿就撕,随着猎狗的一声声惨叫,11只猎狗均被撕成两半,猎人们扣动了扳机,一大股殷红的鲜血从雌性野人的大腿处冒了出来,“扑通”,雌性野人跪倒在地上,众猎人一齐围上,将野人捆了个结实。
 
当夜,计划村的男女老幼们将野人的肉吃了个精光,只剩下一幅白白的骨架。1950年代后期,国家有关部门获知此情况,从村民手中收走了这幅极具科研价值的骨架。当年参与围猎野人的群众至今仍有部分健在。
 
66年后,时任计划乡党委书记的龙安跃在计划乡摆拉村又“见证”了一桩野人“制造”的命案。
 
1996年1月18日,摆拉村一六旬老汉在乡场上购置完年货归家,途经一牛圈时,被一雌性野人掳走,沿着山坎下一处茂密的森林,野人将老汉拦腰抱在一片空阔的草地上,将老汉强暴,老汉因此命赴黄泉。虽然整个强暴过程被放牛的村民全程目睹,但老汉究竟缘何而死还是引起了公安机关的关注,最后经尸检发现,老汉的阴茎肿大且明显拉长,大腿根部红肿一片。公安专家最终认定,这是一起被激烈性虐致死案。而接到报案、参与现场调查,时任计划乡党委书记的龙安跃恰恰就在现场。
 
曾任榕江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现在是中国珍稀动物研究会(原中国野人协会)会员,从事野人行踪探秘达20余年的朱法智则可称为月亮山的野人研究专家。据朱法智介绍,月亮山一带出现野人的行踪,其历史比湖北神农架还要早。当地的村民有很多都亲眼看到过野人,因不知是何动物,当地村民常称野人为“变婆”、“人熊”。1984年秋,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执行主席方古教授率领“野考”专家刘民壮一行10人,在榕江县收集到被打死的野人的毛发及皮,经化验为“是介于猿和人之间的高级未知灵长类动物的毛发”。
 
 20余年来,他力排众议,艰苦寻踪,1996年采集到了野人的毛发,野人凝固的血块和野人粪便等物。据朱法智统计,仅在月亮山区,就有1000余人称看到过“野人”。这与我国发现“野人”最多的地方神农架相比,目击者多出近3倍。
 
记者在月亮山边缘的几个村寨采访了一些少数民族群众,有许多村民向记者描述了野人的体态特征,称有不少村民亲眼目睹过野人。
 
 
以下资料为当地居民所提供,在当地广为流传,是否属实,还须调查落实 
 
吴老这家附近的山坡
 
那一天,这位老妇人和两位妇女到山里去打猪菜,由于三人分开打,互相谁也没有在意。忽然,从树丛中穿出一个男“变婆”,一把就抓住了老妇人(朱老根、女、苗族、当时 58 岁),在远处的另外两位妇女也看见了“变婆”,当时吓得没敢叫出声,就悄悄跑回村里。由于过度的惊吓, 2 人跑回家后没敢声张;时间过得很快,天快黑了,朱老根还没有回来,他的家里人非常的着急,就怕出了什么事,就到这 2 人的家里来看看她们是否回家。在老妇人的孩子追问下, 2 人说出了出事的情况,老妇人的孩子就叫了一大群人去寻找,在 2 位妇女的带领下,大家找到了出事的朱老根,她躺在山坡上,全身赤裸,衣服被撕得破破烂烂,下身不堪入目,出事的地方是一个叫“乌一冲”的山坡。 
 
水尾乡副书记姚昌杰在指被“变婆”强奸的朱老根出事地点
随后,大家把老妇人抬回村中养病,老妇人也从不正常的与人交流,不久,她就精神失常了。为了不打扰老人的生活,我放弃了对她家人的采访和拍照。也希望喜欢调查的网友们尽量不要去打扰她老人家,毕竟,她的伤害太深了。说心里话,我觉得那 2 位妇女太不应该了,怎么样也应该回去告诉大家一下,但后来一想,也许是当时受惊吓过度的原因吧! 
 
在山路上,副书记的话刚落,旁边的蒙玉光又跟我说起了另一件事:在 1977 年的时候,他有个同学叫吴老这(苗族),他有个爱人叫朱老乌(苗族) [ 注:当地的苗族、水族在六、七十年的时候起名通常都叫 X 老 X 什么的 ] 因病死亡了,她被埋葬在山坡上的田野附近。十天后,吴老这去赶集,在路上就遇到了他死去的爱人,当时还穿着衣服,破烂不堪。吓得他赶紧躲开了,绕路跑了过去。在赶集回来的路上,他又遇见了他的爱人,这次他的爱人(朱老乌)并没有抓他,只是站在一边看他,吓得吴老这连滚带爬地跑回了家,进屋后就把房门栓上。看来,他的爱人已经成了“变婆”了! 
 
当地的巫师为防止“变婆”袭击在做驱鬼仪式
 
第三次遇见他爱人的时候是在三天后,吴老这和他爱人的哥哥上山干活,再次与他的爱人相遇。这次不同的是,他的爱人(朱老乌)已经没有衣服了,全身赤裸,成了一个女“变婆”。朱老乌的哥哥看见后,马上就跑掉了,而吴老这就和他的爱人扭打在一起,吴老这随手掏出砍柴的刀来砍“变婆”,“变婆”跑掉了。
后来,吴老这就回家了,但他被爱人的口水吐了在了脸上(传说,沾到“变婆”的口水以后就也会成“变婆”),回家后的一、二年以后,他就病死了。由于他被“变婆”吐了一身口水,村里的女人也就没有愿意嫁给他,自然,他也没有后人。 
 
听蒙玉光说,后来,他也成了“变婆”。(吴老这的老家在榕江县水尾乡摆拉村摆角组) 
栏目:谜案追踪      围观:
相关阅读

谜案追踪推荐榜

最新谜案追踪